前往热恋

暴雪山庄1

1.故事的开始

“也不知道这雪这么大,节目组拍宣传片怎么拍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朴载赫看着玻璃窗外怒吼的雪原,习惯性地摸起了手上的戒指。

其实他已经没有那么想念曹容仁了,只是那个时候和他在一起就养成的习惯,这么久了还是改不掉。在孙施尤面前他总是会尽量隐藏一下自己,但这会因为暴风雪被困在这栋别墅里的朴载赫,不免有了些许暗流涌动的焦躁。

“也不知道LCK什么意思,把人拉到这里来就跑了。”孙施尤走到他身边,“先安顿下来吧,感觉这个雪一时半会停不下来,摄制组再上山好像有点难度。”

“你不去选房间?”

孙施尤笑了笑,眼神不自觉落到朴载赫抚摸着戒面的大拇指上。

“没什么好选的,住你旁边。”

正说着突然别墅的上面一层传来爆笑的声音,郑志勋抱着韩旺乎的包笑的不亦乐乎,“旺乎哥来拍宣传片还带了个勺来!”

他举起那个像是小型冰淇淋勺的东西给来到门口的孙施尤看,“这什么勺子啊,你打算来这里铲雪吃吗?”

“那是我之前忘在这个包里的,我都不知道他还在这里。”

“那你带这个勺子干什么嘛。”崔玄準不依不饶。

“我拍夏决宣传片的时候准备挖冰淇淋吃好吧!快还给我郑志勋,房间选好了没有,你们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郑志勋切了一声起身离开,他就住在韩旺乎的隔壁。

因为队伍的原因,他们分房的时候好像自然而然地住在了走廊的两头,东侧的五个房间被T1的选手们瓜分,西侧住着他们五个人。山庄的走廊中部是一大片窗户,平日里站在这里能看到花园里盛放的玫瑰和草木,如今拨开冻得僵硬的纱帘往外看,触目的只有宛若地动天摇时狂舞的花叶的世界。

 

柳岷析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行李,他没有带什么东西来,因此草草收拾了一下就躺在床上发呆。外头的风雪阵阵,要是小时候的他肯定还会觉得害怕,毕竟那个时候是连打雷下雨都想要钻到哥哥怀里的孩子。但他在门口遇到郑志勋的时候,他却发觉过去打雷下雨的时候跑进他房间嘲笑他胆小鬼,鬼吼鬼叫唱一晚上歌的男人消失了。

“岷析哥?”崔祐齐探脑袋进来,“相赫哥说有点不对劲,叫我们下楼。”

“什么不对劲?”柳岷析立刻起身,套了件外套就往外走,“大家都下去了吗?只剩我一个?”

“珉炯哥怕哥睡着了没听到相赫哥喊人,才叫我来叫你的。”

柳岷析哦了一声,“那我们快点下去。”

 

柳岷析到了的时候大家已经齐齐端坐在长桌边,不多不少十个座位,如今只剩下了两个还虚座以待。崔祐齐小鸟一样跳到了文炫竣旁边的位置,众人的目光从柳岷析的身上,聚焦在了那个李民衡身边的位子。

但是所有人的脸色都异常的凝重,即使是李相赫如此喜怒不易外露的人,此刻都缓缓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他的另一手宛若一只耸着脊背的雪豹,指骨凸起,似乎在压着什么东西。

“就差你一个了岷析,来抽牌。”

“抽牌?”

其实面前已经无牌可抽,桌面上只有一张孤零零的牌,背面朝上被剩在中间。

柳岷析心里突然浮现一股不是很舒服的感觉。

他上前正要掀开那张牌,李民衡突然拉住了他的袖子。

他压低了声音说:“别给任何人看。”

柳岷析顿了顿,李民衡知趣地松开,柳岷析满不在乎地拖着那张牌回来,还想翻开。

李民衡突然把那张牌夺过塞进了柳岷析的口袋。

“都说了别看!”

柳岷析抬起眼皮,意外地看到李民衡那双漂亮的眼镜里涌动着与平日里自己惹恼他时完全不同的愤怒。他咬牙切齿地凑近柳岷析的耳侧,柳岷析这才听到他的嗓音带着一丝古怪的沙哑。

“我知道你懒得听我说的话,但是这一次求你,为了你自己!”

柳岷析环视所有人,Gen的大家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各自若有所思的低着头,崔祐齐则依旧愣愣地摆弄着没了信号的手机,文炫竣则好像有点不舒服的样子,昏昏欲睡地靠着座背闭着眼。

“岷析,不要把你的身份牌给任何人看。”李相赫难得有着如此疲倦的音色,“我不知道我们明明是拍宣传片却来了这里,如你所见,外面正在暴风雪,而我们别墅的门却莫名其妙打不开了。”

 

当日下午 5点

两支队伍到达暴雪山庄。

开车过来的王师傅冒着当时还是毛毛的雪说要赶紧开回去,接还在半路等着上山的制作组和摄影团队来。

“这天看上去要挂暴风雪了,要不是车半路坏了一台,这哪里还要冒着暴风雪再回去接人!”

大家纷纷表示理解,我们现在别墅里等一会没有关系。

王师傅的脸上已经裹上了冰粒子,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开着车离开了山庄。

“外头雪大,进去吧。”李相赫淡淡地说了句。在没有他人的空间里,大家达成了默契,听从着这个最大的前辈的吩咐。

然后便是大家开始各自找房间休息,选手们不约而同地挑了第二层的房间,把第一层的房间留给了制作组,正当大家休息的时候,李民衡最先听到了李相赫的呼叫。

“李民衡?你干嘛好好的把门关了?”

李民衡从自己房间里探出头说:“没有啊相赫哥,不是我最后一个进来的!”

“谁最后一个?”

他想也没想地卖掉了自己的前舍友,“崔祐齐!”

 

崔祐齐摸不着头脑地下了楼,李民衡这下也穿着宽松的外套和拖鞋下楼,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你怎么顺手把门锁了?”李相赫站在门厅问他。

“我没锁门啊?”崔祐齐伸手扭了扭门把,确实打不开。他嘟囔:“我就是随便带了一下门……”

他突然顿住了,记忆里一声微弱的,门锁插上的声音从潮水尽头涌出来,在所有人模糊的面容和嘈杂音频之间,崔祐齐听见了他带上那扇梨木大门时鬼魅般自动响起的锁门声。

“他……他是自己锁的!”

“说什么胡话呢崔祐齐,”李民衡撸了一把他软塌塌的头发,“门好好的怎么会自己锁上?”

李相赫看着崔祐齐脸色不对,伸手摸了摸小上单的肩。“别紧张,或许是听错了,或者谁错手带到了反锁的也说不定。”

“真的是我听错了吗?”

李相赫和李民衡对视一眼,李民衡瞬间明白要做什么,他使劲拍了拍崔祐齐的背:“猪啊你,肯定是啦,这门怎么会好好的锁上?你以为演电视剧?”

听到有异动,大家纷纷陆续下了楼,李相赫道:“你是不是因为要打决赛太紧张了?”

“出什么事儿了?”朴载赫站在和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餐厅边上问。

“没什么事。”

李民衡微微挪了一步,刚好挡住了朴载赫窥探的视线。

“在商量晚上要吃什么。”

“那你们商量着,我们很好养活的,能吃就行。”朴载赫一行人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大家随便闲聊着这样的天气什么时候才能停雪。

 

“然后我就走到了餐厅,准备从这里去西厨看看有没有什么食材。但是走过去的时候有一张卡片翻了起来。我把卡片拿到手里的瞬间,在客厅和餐厅燃烧的壁炉里冲出来了很多信封。”

“接下来的载赫你说。”

 

李相赫把前因后果讲到现在,觉得压在自己心头的那种钝钝的累更明显了,忍不住把球抛给朴载赫,他揉了揉眉头,把干涩的眼掩饰在架在眉骨的手掌之下,只有这个时候他才可以短暂地合一合眼。

“我当时坐在沙发上,壁炉里窜出了很多信封。刚好有一封窜到了我的脚底,我就拆开了……”

“具体的……”朴载赫随手从餐厅的壁炉里捡起一封递给了柳岷析。

“你自己看看吧。”

 

欢迎来到暴雪山庄,敬爱的玩家。

在这里我需要提醒诸位几点游戏规则。

一.请守护你的神灵

二.暴雪山庄属于伟大的哈迪斯,获胜者要想走出暴雪山庄,每一晚需要献祭一个灵魂

三.小心聪明雅典娜

四.神有着最后裁决的权利

十.

 

柳岷析皱起了眉头。

数字不对,内容空白。

他看向朴载赫,朴载赫读懂了他的意思,双手一摊,扔上来更多未拆封的信纸。

“第五点变成第十点,并且内容是空的,所有的信纸里都是一样,你可以自己拆开试试看。”

“不用了。”柳岷析叠好信纸。“或许是个疏漏吧。”

一旁的孙施尤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神情。

 

“好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众人沉默不语,李相赫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我觉得像是制作组准备好的。”朴载赫说,“我们所有人都把这个别墅检查过了一遍,除了我们十个人没有别人。或许是本来制作组准备的道具,刮暴风雪了他们刚好没办法上来,不然这个可能是我们的拍摄内容之一。”

柳岷析偷偷把那个李民衡塞进自己口袋里的卡片摸了出来,卡片很重,握紧手里像是握紧了一块刀片一样冰凉。背面漆是闪靛蓝的底色,金粉融化在夜空般的颜料上,配着背面赤金凸起勾勒出的花纹,有一种让人屏住呼吸的神圣。

“……要是怕的今晚大家就找个伙伴睡,或者干脆别睡撑一晚上,哪有什么可怕的,还什么冥王一晚上一定要带走一个灵魂,设定也太中二了,跟韩旺乎看的漫画一样,那叫什么来着?”

“我看的才不是…”

“差不多嘛——反正就是我觉得大家别太放在心上,真的,今晚好好休息,明天雪停了,制作组就上山了。”

大家纷纷表示也只能这样了,随后一起去冰箱里翻出了一些速食的辛拉面,十个人心不在焉地吃完了饭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柳岷析和GEN的人在走廊口分别,和T1的队员一起往左侧走去。在门口跟大家互道了晚安之后他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关上门后贴着门缝狠狠地喘了几口气,然后转身反锁了房门。

事情有点诡异。柳岷析不由得想,但其实除了朴载赫的说法,他也找不出什么更具有说服力的解释。难道还真的是他们十个人中的某一个想要策划一个杀人案件吗?

怎么可能,他们下一周还要去打LCK的春季赛决赛,对面的人就算讨厌T1也不至于要痛下杀手吧?而且,会是谁呢?崔玄準他们20年就认识,他就是呆头鹅一个,做过的最坏的事情可能是抢走自己点好的外卖然后说我就吃你的怎么了。旺乎哥和自己认识的时候就更长了,18年他离开KZ的那个晚上还和自己彻夜双排了呢,他那么好的一个哥哥怎么会有害人的心思?ruler哥虽然也爱戏弄人,施尤哥还和自己一起吐槽过装修吵闹,大家看起来都善良的不行,怎么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呢?

肯定是节目组安排的环节吧。柳岷析安慰自己道,但是他的眉间始终不敢松开,那种不详的预感萦绕在他的心头,他敏感的觉得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深吸口气,把手里攥着的那张牌放进了自己行李箱夹层,想了想又把他拿了出来,放进了卫生间的台盆柜的最角落。

 

当日晚上11点

别墅里另一头的玩笑声渐渐淡了下去,柳岷析躺在床上也有了些许的睡意,正要睡着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他屏住了呼吸。

“岷析,是我,相赫哥。”

柳岷析那口气匆忙吐了一半,他光着脚走到门口正要开门,握着手把突然问:“这么迟了相赫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门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说:“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你先打开门。”

柳岷析的关节拧成了青白色。

 

朴载赫旁边的孙施尤突然停下了动作,他像一只警觉的小动物一样挺起的身子,把食指放在了嘴唇上。

“你有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他用气声说。

朴载赫停下动作,不悦地喘着气,显然刚刚两人十分激烈。隐隐的从走廊另一头传来了脚步声,很轻,然后又是两声似乎被人故意掩藏的门声传来。

“谁?”朴载赫无声地做着口形。

“听不怎么清,感觉很远。”

“有人怕了去找其他人睡觉了呗。”朴载赫继续动起来。

真的吗?孙施尤抱紧朴载赫的脖子,他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第二天早上

孙施尤和朴载赫下楼的时候看到了GEN的三个队员正在餐桌上找了一副扑克,拉着李民衡正咋咋唬唬地打牌,郑志勋一脸高深莫测地别好牌,专门挑着李民衡的牌压,韩旺乎倒是看出了点门道,他笑嘻嘻地算牌,不经意间联合郑志勋给李民衡逼波大的。崔玄準就迷迷糊糊地跟着他们打,手上的牌握得乱七八糟,时不时摆弄的时候还全给郑志勋看到了牌底,惹得郑志勋乱叫说崔玄準犯规。

 

里头是李相赫在旁边指导崔祐齐做三明治,崔祐齐举着两片还哗哗滴水的菜叶子说这能放到面包里吗?我觉得行了,李相赫便无奈地抚着额头说放进去就你自己把他吃了。

 

“唉,可以吃早饭了吗?”孙施尤晃进厨房,“有没有要我帮忙的?”

崔祐齐不好意思地把头埋进衣领里,小声说:“施尤哥再等一等,我马上就把这个三明治组装好了!”

孙施尤看了一眼盘子上糊的乱七八糟的果酱,看了一眼依旧慈爱地注视着崔祐齐的李相赫,心里惊恐地感叹到真是自家孩子怎么看都是宝啊,然后说着不急不急慢慢来,飞也似的逃离了厨房。

 

此时李民衡打牌已经打到了绝路,就剩一张6和一张10,被郑志勋翘着尾巴打。

“我打一对勾,要不要?”

“…不要。”

“我打一对2,要不要?”

“…还是不要。”

“对K,没了!”

李民衡看着自己俩小的不能再小的单牌,虚弱地扔了出去,“输了输了。”

郑志勋说道:“你这水平也太菜了点,我还以为你水平很好呢。”

“我今天第一次玩!你怎么就觉得我水平很好?”

“因为那个…”郑志勋眉飞色舞的语调突然卡壳,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悻悻地把桌面上的牌都理了起来。

“因为什么?”李民衡倒是来了兴趣,穷追不舍。

“没有什么因为所以。”郑志勋把牌往四个人面前一放,“还来不来?”

李民衡撸起袖子,“再来!”

 

孙施尤站在韩旺乎旁边看的津津有味,朴载赫溜达到崔玄準旁边时不时指点一下他们怎么打牌,打到兴头上还跟自己赢了一样抓着崔玄準纸片一般的肩膀就摇。

“我就说吧,你按照我说的出牌肯定能赢!”

“那还不是摸牌我手气好…”崔玄準偷偷念叨,朴载赫直起腰来,心满意足地说:“我就知道昨天那个什么卡片是骗人的吧,你看看,一晚上过去也没见谁缺胳膊少腿啊。”

“不过还有人没下来呢。”孙施尤扫了一眼,问:“岷析和oner呢?”

崔祐齐从厨房里伸出一个脑袋:“炫竣哥昨晚好像有点发烧,我给他拿了感冒药吃,现在估计还在睡着!”

“岷析呢?”韩旺乎边扔牌边问。

“岷析……”坐在韩旺乎下家的李民衡又在想怎么和大家说柳岷析肯定还在睡懒觉,又在想自己该出个什么牌夺回自己的主动权。

“岷析他……”

“你还出不出了”郑志勋突然说,“再磨蹭就算你不要了。”

“我要我要,一个Q,岷析还在睡吧?我早上敲他门叫他起床他说等饭做好了再说。”

郑志勋不满地看了一眼那张Q,抬手把大小王拆了扔了一个小王过去。

“我就说吧?”朴载赫得意地拍掌,“昨晚那么紧张兮兮的,今早大家起来这不是还打起牌来了。”

正说着话,崔祐齐就把他的杰作一大盘子的自制三明治端了出来,大家把牌收拾收拾,然后叫人去上面把还在睡着的人喊起来。

李民衡自告奋勇的去了,下来的时候身后只跟了一个睡眼惺忪的柳岷析。

 

“炫竣哥呢?”崔祐齐问。

“我叫了几声他还没应我。”

柳岷析摆弄着自己睡的乱七八糟的头发,有点懊悔忘记了这不是在自己的宿舍,怎么顶着这么一个发型就来吃饭了。

“刚刚祐齐不是说他吃了感冒药吗,那估计还没缓过劲来。我们就先下来了。”

崔祐齐哦了一声,低头啃三明治去了。

 

吃完饭后大家纷纷散开自己玩自己的,柳岷析和崔祐齐坐在沙发上玩飞行棋,崔祐齐输了两把,柳岷析让他给自己转账,崔祐齐耍赖上楼了,柳岷析笑了笑,收起飞行棋就坐在窗边看下雪。

外头的雪依旧很大,不知道制作组什么时候才上得来。

 

默默注视了柳岷析很久的郑志勋终于走过来,他咳嗽了一声,柳岷析抬头,嘴角僵了僵。

勉强寒暄道:“哈哈这么巧。”

柳岷析的眼神飞速地扫过漫天大雪下的森林,漫无目的地飘向远方。

“是挺巧。”

柳岷析不接话了。

郑志勋便自顾自地说:“之前在DRX的时候,下雪天我们经常一起去柳梧洞那家辣白菜汤面的店上点热乎乎的汤面,你,我,洪昌贤,有的时候赫奎哥也会来。”

“我其实找你没什么特别的想说。”郑志勋淡淡地说,“我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你为什么突然就不理我了。”

柳岷析的脸色变得有点难堪,郑志勋看到他这幅模样有种隐秘的快感,他继续说:“那个时候你生日本来准备了礼物要送给你的,但是你突然不理我了,这礼物也就没有送出去。”

“我今天带来了,你要不要来拿走?”

柳岷析跟着郑志勋上楼了。

 

走到郑志勋门口的时候郑志勋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回头,柳岷析问怎么了,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走廊,摇摇头说,刚刚老是觉得有人在偷看我。

“没有吧?”柳岷析回头看,走廊上确实什么都没有,连窗帘都安安静静地垂在墙上。

“你别吓我。”

柳岷析走进郑志勋暂居的房间里,郑志勋给他翻箱倒柜地找礼物,柳岷析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的背影,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影子停在在了墙的后面。

 

“啊——”

一声非常锐利的尖叫从外头传来,柳岷析和郑志勋几乎是同时回头。

“什么声音?”

走廊上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郑志勋几乎是瞬间放下了他的包,“先去看看,礼物等等再找。”

两个人赶紧奔向叫声的源头,出门的时候他们就看到对面T1五人住的地方已经挤满了人,李民衡正强制拉着崔祐齐往柳岷析的房间走去。

出事了。



评论(19)

热度(588)

  1. 共5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